叶檀的博客

叶檀的博客

博文 字体:

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不能挂羊头卖狗肉

  [2013-12-24 00:37:15] 

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不能挂羊头卖狗肉

 

2013/12/23 FT中文网

 

真正对中国国企改革寄予希望的人,对于花里胡哨的新概念必须保持充分的警惕,而支持切中弊端的体制性改革。

 

国企改革正在媒体上热炒,其中“混合所有制”一词夺人眼球。混合所有制并非法治市场的替身,只有具有市场与法治基因的混合所有制才能让中国国企摆脱普遍的低效,让中国实体经济回到效率为上的正轨。

 

混合所有制不是新生事物,改制上市的国有企业从本质上来说都是混合所有制企业,把混合所有制当成最新的改革成果有忽悠之嫌。

 

1219日,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先生以具体数据为例,从反而印证“混合所有制”已成央企及子公司主流:中央企业及其子企业引入非公资本形成混合所有制企业,已经占到总企业户数的52%2005年到2012年,国有控股上市公司通过股票市场发行的可转债,引入民间投资累计达638项,数额累计15146亿。截止到2012年底,中央企业及其子企业控股的上市公司总共是378家,上市公司中非国有股权的比例已经超过53%。地方国有企业控股的上市公司681户,上市公司非国有股权的比例已经超过60%2010年,新36条颁布以来,到2012年底,民间投资参与各类企业国有资产产权的交易数量的总数是4473宗,占到交易总宗数的81%,数量金额总共是1749亿,占到交易总额的66%

 

上述数据与其说显示了国企市场化的成功,不如说显示了国企获得廉价资金的巨大能量,大量融资与某些周期性行业央企的巨额亏损,非国资的进入没有动摇一股独大企业分毫,恰好证明了混合所有制在非市场、非法治的背景下,如何桔淮为枳。

 

挂混合所有制的旧羊头,不能说明改革的新诚意,反而能够说明圈钱的急迫。国资委的方案想体现改革的诚意,必须以契约精神,明确国资与民资之间的关键条款。

 

从市场逻辑来说,能够获得大量廉价资源的企业,必然傲慢而无约束。从这一逻辑出发,国资自然坐大。2008年之后,为了解救金融危机缓解高失业的风险,中央政府出台4万亿刺激政策,出台的本意是为救经济危急,而不是为了做大国企,但在信用、资源一边倒的体制下,廉价资源无度地输送给了国企,或者有政府信用背书的企业,4万亿因此变成国资的盛宴。

 

只要国企依然拥有傲慢的土壤,只要源源不断向国企输送廉价资源的管道畅通,国企就会把一切改革当作扩大自身规模、巩固自身地位的良机。

 

以建立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本意是为了实现国企微观经营市场化,经营权与所有权分离,微观市场化与控股权并行不悖,做得好成为淡马锡这样的有市场竞争力的公司,做得不好就成为国企之手伸向金融、资本运作领域的过程,不仅使实体经济僵化,还使金融利益固化。

 

黄淑和先生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将来有可能的是,有些中央企业集团所属的子企业股权多元化改革完成之后,具备条件的这些中央企业集团是可以改建为国有资本的投资运营公司。根据国有经济发展的情况和企业的发展情况,我们也有可能会新设一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

 

广州异动说明了国企改革风险之大。据《上海证券报》1219日报道,广州国企改革,称“广州国资要让全体国资都贴上‘金’字招牌”。据广州小贷圈内人士称,广州国资想要所有国资都成立一个金融部门,试水金融业务。今年以来,广州国资企业涉足金融领域的动作也异常密集。除了越秀集团收购创新银行之外,包括广百股份、珠江钢琴等一众国资上市公司都开始布局小贷公司业务,以及参股投资基金等金融业务。实体企业金融化,以后国企系统内部循环自行贷款,令人不寒而栗。

 

经统计,广州国资旗下目前共有14家上市公司。通过最近两年时间的资本运作,广州国资证券化率由不足20%提高至50%以上。上市的过程远未结束,今年8月,广州市发布《关于推进市属经营性国有资产统一监管的实施方案》,将102家未纳入国资委监管的市属国有企业(包括2家银行)全部授权广州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广州国资的监管企业由28家增加至130家,监管的国有资产从6000多亿元增长到1.57万亿元。若再按60%的证券化目标,起码还有几十家公司上市,如此证券化改革,如此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在中国低迷的股票市场伤口大把撒盐。

 

混合所有制改革要成功,应坚守两条:一是法治市场原则,二是市场化原则。两条叠加就是法治市场原则。

 

前者主要体现在股东拥有公平的权利,按照各项法律法规享受建议权、管理权、投票权、分红权等;后者体现在国企实行微观市场化运作,控股股东不得干涉职业经理团队的运营,国企高管不再亦官亦商。

 

以往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徒有其表,是空具公众公司之壳的行政堡垒,蒋洁敏等案例有充分体现。一股独大的上市国企出资人与其他股东权利天差地别,国企上市公司想并购就并购,想卖壳就卖壳,其他股东没有置中喙余地。国有股东借助种种办法圈走民资股东真金白银,后者不拥有发言权,把许多民资股东最终逼出所谓“混合所有制企业”。而国有大股东的权利被个人吞噬,国企内部员工又分成体制内外不同身份,实足是封建身份制的象征。

 

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此次要“坚持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市场化方向,坚持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因此,竞争性领域的国企改革成为试金石,不具有系统重要性的竞争领域的国企,应该率先进行市场化改革,引入产权与经营权分离体制,让职业经理人团队运作。如果连竞争性国领域的国企都不能试行职业经理人机制,或者使某些企业成为退休官员养老俱乐部,甚至还要给予高管期权激励,那不是市场化改革,而是分国资自肥。

 

建立公平保护所有股东的权益,建立市场化的运营机制,不能让此次热炒的混合所有制成为空壳,成为又一次语言泡沫。

 

微信朋友圈 生成长微博
阅读(5298)收藏(0)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500/500

个人资料

博客等级:14

博客积分:163635

总访问量:29442680

文章总数:2419

实盘直播

网站导航| 关于金融界| 广告服务| 产品与服务| 合作伙伴| 法律声明| 人员招聘| 征稿启事| 意见征集| 联系我们| About Us

Copyright ©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