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友yp0s1068

你好,我是龚铭,欢迎来到我金融界的博客,希望能与大家一起交流

博文 字体:

经济下行风险可能比预期要大

  [2017-02-10 16:25:12] 

目前的经济形势,中国的周期性的趋势来讲,我个人觉得没有那么乐观,大家都觉得经济好像有那么一点点下行的风险,但是风险不是很大,即便经济政策上没有大的政策的调整,或者政策的努力,也都在6.5%左右。但是我觉得这种经济下行的风险可能比我们预期的要大,我们去年的经济连续三个季度6.7%,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6.7%是怎么来的,很简单,铁公鸡,地方发置换债,大量的地方置换债,然后地方政府有钱了,然后开工做基建。再加上房地产市场的反转,房地产投资从去年,从2015年的名义增速仅仅只有1%,反弹到今年前11个月的6.5%,5.5个百分点的反弹,这个实际上之所以是我们取得的6.7%平稳的增长。

房地产进入2017年,今年肯定不会有5.5的反弹了,即便维持6.5%的水平,那么5.5的房地产去年的贡献没有了,所以说我觉得如果说没有别的地方去弥补由于房地产的放缓或者房地产不再加速而带来的这种需求方面的缺口,那么中国经济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6都保不住,不是保6.5不6.5的问题,谈到稳增长。所以要稳增长,它是目标,要实现这种目标,不管是6.5%还是6.5%到6%之间实现稳的目标,我觉得政策就不能稳,那么财政政策要进,要更加积极,而且要真正的积极。

财政政策积极,空间还是有的,无论是从我们的赤字率算还是债务率算都是有的,加上我们所有的政府机关团队,长期以来已经沉淀积累了24万亿的存量资金,这些空间我觉得挖掘挖掘还是有的。但是问题是怎么用,下一步我觉得今天讨论的问题是,我在用同样的财政刺激的政策空间或者弹药的时候,如何取得更大的效果。过去尤其是2016年的财政刺激,积极的财政刺激,主要的着力点几乎全在我们的基建的加盟,也就是说增加政府的投资。

今年要想在同样的财政政策,我们是不是要有一个走合,在基建补短板的同时,我们拿出一部分的财政空间减税费。我觉得现在没有人不同意中国的企业,尤其是实体经济的企业面临的这种税负过重。去年我们讲要降低实体经济的税负,但是去年我们在财政政策上几乎没有做什么,减税增值税的改革实际上并没有太多实质性达到减税的效果。货币政策我们实际上去年错过了通过货币政策的宽松然后去达到为实体经济降低融资成本的效果,现在外围因素的变化意味着货币政策降息的空间肯定没有。所有的减税都不通过财政政策维持。

财政政策减税大家讨论,货币的承受效应怎么样,一般意义上的确政府在基建方面直接的支出它的承受效应一般来说要大于这种对企业减税。但是在我们中国经济处于目前的阶段,我觉得减税有更特殊的意义。有什么意义呢?我们要稳中求进,稳字当头,我觉得怎么实现稳的目标,其中一个非常重要我们必须要做的,就是稳信心。我们去年看到的是什么,看到的是一方面国内的民间,尽管我们的基建和房地产在反转,PPI也转正,但是我们的民间投资,企业的民间投资一直在下滑。与此同时我们看到的是企业在境外的投资出现了飙升,包括最近几个月我们看到的,购买购汇的需求在增加。

我们可以通过其他因素分析,但是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信心的问题,大家对未来几年经济到底会怎么样,什么时候经济能见底,大家没有什么太多的信心。所以稳信心非常重要,稳谁的信心,我觉得首当其冲的,首要最紧迫的就是稳企业家的信心。所以从这种意义上讲,从这个时间点上如果我们通过减税,相对再进行基建加码来说更有针对性,因为是针对企业,让企业感觉到在过去四年多以来我们每年都有不断的刺激政策,但是似乎并没有,尤其是民间企业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实惠,如果现在拿出一部分政策空间做减税,企业家至少能感到终于政策对我们带来一些实惠。

光减税一项并不百分之百可以确保提高,能提振企业的信心,如果说最好是减税再配合其他方面的措施,比如说我们简政放权,比如说我们在其他的,在国企改革,尤其是处理僵尸国企方面我们有一个密集型的相配套的措施,这样的话我觉得对提振企业信心的效果会更好。企业信心提高了,民间投资上去了,开始有所改善了,那么我想我们这一盘棋,中国经济目前所面临的困局就比较容易走出去。既然信心好了,我的国内投资慢慢上来也可以弥补由于房地产调整所带来的缺口,与此同时,既然国内的经济大家看好了,流出就少了。

微信朋友圈 生成长微博
阅读(99)收藏(0)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500/500

个人资料

博客等级:3

博客积分:2040

总访问量:4860

文章总数:51

实盘直播

网站导航| 关于金融界| 广告服务| 产品与服务| 合作伙伴| 法律声明| 人员招聘| 征稿启事| 意见征集| 联系我们| About Us

Copyright ©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