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友yp0s1068

你好,我是龚铭,欢迎来到我金融界的博客,希望能与大家一起交流

博文 字体:

2017年中国经济将迎来的挑战、风险与形式

  [2017-02-05 11:35:23] 

 随着经济增速企稳及PPI通缩的缓解,2016年的经济运行的确好于市场预期。然而在不确定性上升的情况下,这种趋势能否在2017年延续? 在本报告中,我们将通过分析2017年宏观主题来回答这个问题。

贯穿全年的主题是通胀的回升。由于基础设施投资强劲、房地产市场回暖、过剩产能削减以及全球大宗商品走强,生产者价格增速在2016年内由通缩转向温和通胀。我们预计这一趋势将在2017年延续,由此使名义GDP增速在实际GDP走平(我们预计2017年实际GDP增速为 6.5%)的情况下仍然能够得到提升。这也将为中国人民银行维持现有政策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不变留有空间。然而,考虑到近期尚无全面的通胀压力,除选择性紧缩(例如在房地产市场)政策外,我们预计货币环境将保持大体宽松以策增长。

近期部分行业(主要是与建筑业相关行业)的企业利润有所反弹。预计明年复苏的基础将变得更加广泛。通胀的持续回升有助于降低实际借贷成本、缓解债务负担,或将带来民间投资的温和复苏。

未来几年,中美贸易关系可能面临更多的挑战。尽管特朗普总统有许多过激言论和“45%关税”的威胁,我们认为中美间不会爆发全面的贸易战。然而,从知识产权保护到市场准入的一系列艰难的双边谈判将继续进行。

自10月初出台调控措施以来,房地产市场增速开始放缓,2017年可能保持这种趋势。但在货币并未全面紧缩的情况下,房地场市场的平复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应该是可控的。同时,在更多的财政刺激下,基础设施投资将持续强劲。更为稳定的经济增长和通缩压力的持续缓解应有利于国企板块通过关闭僵尸企业和核销坏账来去杠杆。

中国经济正面临一个决定性挑战

我们来看国内经济,国内经济大家记住两点:放在一个大的时代背景下,中国经济最大的宏观背景叫增速换挡和结构调整。

大家看这张图可以看到,横坐标是人均GDP,纵坐标是经济增速,这是当时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结论,2009年当时国务院的领导布置给研究中心一个任务,中国有没有可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当时我们研究发现,所有成功追赶的经济体都在某一个十年出现了增速切换,中国大概就在这个时间,中国过去经济寻底长达8年之久,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持续下行时间最长的一次,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中国经济进入了增速换挡。

二战以来世界上100多个经济体都想成为发达国家,但是真正进入发达经济体俱乐部的有多少?12个,这就是中国现在面临的挑战,要么我们通过成功转型跻身发达经济体俱乐部,要么就在中等收入阶段,表面看是经济换挡,这背后实际最根本的是我们要有一轮新的变革。

我们处在换挡增速的什么位置?2015年5月份我当时提出,随着房地产投资见底,以及去产能、去库存步入尾声,大家将看到中国经济增速换挡的大底已经非常接近了,未来相当长时间可能中国经济是L形,中国经济大概率在近期不会硬着陆,而且有可能会是L形的软着陆,这是当时的判断。为什么作出这个判断?拖累中国经济下行的供求两侧,供给侧主要是去产能、去库存,需求侧主要是房地产和出口下滑。

2016年年初,拖累经济下行的主要周期性力量开始见底。我们看房地产,2014年中国房地产投资告别了过去早增长时代,2015年下滑到只有1%的增长,这是历史的新低。2015年12月份当月只有负的1.9%增长,这是拖累经济下行的第一个力量在今年触底。2016年房地产投资前十月回到正6.6%,拖累经济下行的第一个力量开始触底回升。

第二个我们可以看到,过去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企业去库存,由于上一轮价格跌得非常惨烈,企业库存去化非常充分,今年6月份企业已经开始新一轮补库存。平均而言,一轮补库周期大约持续1年左右,也就是说这一年补库周期有可能会持续到明年年中。

第三,人民币汇率,2014、2015年全球贸易收缩以及人民币过强,导致中国出口2014、2015、2016年持续下行,2014年中国出口全年增长6%,2015年全年只有负2.8%增长,随着全球经济触底以及修正人民币的高估,大家看到今年中国出口虽然还在负增长,但是没有恶化,中国出口也见底了。

还有供给侧收缩,价格黏性和体制刚性,我们产能收缩相对比较滞后,但是在去年以及今年我们观察到的迹象,尤其在一些产能过剩的领域,我们看到供给端的收缩取得明显进展。当今年需求触底以后,我们看到需求向供给侧传导,大家要库存要产能的时候,我们发现供给端新的力量开始出现。今年,因为供给侧收缩和需求触底,大宗商品价格迎来上涨,甚至堪称牛市般上涨,这绝对不是偶然。需要注意的是,因为银行信贷对于产能过剩行业非常谨慎,以及企业家对未来信心仍然不足,未来这种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可能还会再持续到明年,企业盈利还在边际改善。

总的来看,2017年,中国经济离增速换挡的底部可能不远,大家对中国经济悲观的预期会有修复,更重要的是中国经济基本面已经得到基本改善。

中国现在面临的国内形势:成本优势减弱,体制成本重新上升

从内部看我们现在面临的经济形势:成本在变化,并且核心是体制成本的重新上升。

中国高歌猛进的全球化,就是因为有成本优势。我们不开放真是白穷了多少年,一开放发现穷就是竞争力。穷就是工资低,工资低就是成本低。同样一个产品成本低叫价就低,更加物美价廉,全世界的买家当然买你的。

但是现在这个成本在变化,成本变化最大的是什么呢?是体制成本。

仅仅把中国崛起归因于劳动力便宜,不准确,因为劳动力便宜并不能解释中国的崛起。没改革开放前,劳动力更便宜,那个时候没有中国奇迹;现在看非洲很多国家的劳动力比我们还便宜。

所以,让中国经济崛起的真正秘密不是原来穷,而是把原来导致穷的封闭变成开放,在开放当中允许组织创新,进行体制改革。比如,如果不包产到户,农民就不可能解放出来,没有生产积极性,依然还会是“十亿人口八亿农民,八亿农民搞饭吃饭还不够吃”。

有了体制改革,才有下面的一环扣一环。劳动力解放出来去哪里就业?这又逼出了民营企业。产能出来了,市场在哪里?所以又逼出了WTO谈判,1997年签约,五年预备期,2002中国冲进去,把世界市场打开了,把原来的障碍打开了。进了WTO,一开始还是“奖出限进”,后来尝到了甜头,全部杀进去,这才冲到了全球化的前沿。

所以,中国的成本优势不完全是原来的劳动力便宜,主要是第二项优势,通过改革,把原来奇高无比的制度成本大幅降下来了。

就是这套挺土的打法,把我们的体制成本,几位诺贝尔奖得主给出的理论,在中国非常显著地降下来。体制成本下降,加上原来的要素成本低廉,结合到一起再加第三个力量——学习曲线,最终构成了后来的“中国故事”。

但是现在新问题来了——成本又上来了,原来的成本优势消失了。现在我们一般讲成本优势消失讲的都是劳动力、工资在涨,这个问题当然存在,但是被大家忽略的是:我们的体制成本重新在高速增长当中举头向上。

现在没有什么资本主义的大帽子,但是小绳索挺多的,这个不行,那个不行。这些事情加到一起摩擦系数大了。高速增长的时候加大摩擦没有关系。问题是外需一收缩,这些变量就来了。

还有对待新科技的态度,一波三折。还有城市化,我们的行政区划是组织化的。城市建设说好很好,但是浪费不得了,修了多少没人去的设施,耗了多少水泥钢铁,水泥钢铁有多少的排放,然后又回到我们的肺部。你要跟着人口和资源的流动来发展城市化,人们愿意去的地方好好投,中心城市,城市群,城市圈;人不愿意待的地方还林、还环境,青山绿水、特色小镇。

金融市场和资产泡沫带来风险

虽然目前还很难判断,中央在“不可能三角”中,所做的优先目标选择。

但大致可以判断,近期的目标选择会更加坚定地去杠杆、去泡沫。也就是稳增长退后,防风险往前。

正如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杨伟民在解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时特别大篇幅意外地大篇幅谈金融风险。他说,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比比金融业发达的美国还高,太不正常。他说,我们企业100万亿的负债,以4%计算,每年实业要交的利息成本就是4万亿,这相当于2015年中国新增GDP总量啊!

这意味,债务继续膨胀不可为继。再不面对这些问题,今后会掉到坑里。而且现在开始面对,晚不晚还不知道。

政策掉头之后,首先影响的是金融市场。各个领域,都已藏污纳垢太久了,数十上百亿的交易,竟然可以搞个萝卜章,可以搞假保函。这简直是个笑话。怪不得今天下午证监会发怒了,像公安干警一样对资管行业喊话,你们赶紧自首吧。

其次影响的是资产市场,更直接地说就房地产市场,资金成本上升对地产影响最大。指望明年再通过地产救经济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

大宗商品市场也会受到影响,因为基建需求不会有那么大了。

我们必须清楚这个转向,才能看清楚明年政策的大方向,进而分析各个产业可能面临的变局。这是总纲,是底座。

但是,这样的转向也不可能很快到来,比如是否加息问题,目前看来,条件仍不具备,不至于很快到来,2017年会不会来也不一定。

如果真的到来的话,那真的不只是惊天之变了,而是惊天动地之变了。

微信朋友圈 生成长微博
阅读(68)收藏(0)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500/500

个人资料

博客等级:3

博客积分:2040

总访问量:4860

文章总数:51

实盘直播

网站导航| 关于金融界| 广告服务| 产品与服务| 合作伙伴| 法律声明| 人员招聘| 征稿启事| 意见征集| 联系我们| About Us

Copyright ©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