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友yp0s1068

你好,我是龚铭,欢迎来到我金融界的博客,希望能与大家一起交流

博文 字体:

中美贸易战的风险到底有多大?

  [2016-12-16 11:29:46] 

今年黑天鹅事件层出不穷,其中尤以英国脱欧和美国特朗普当选为甚。恰巧两轮黑天鹅事件发生时,笔者均在当地路演,见证了历史时刻,也与当地投资者进行了深入交流,发现了一些不同的视角。特别是对待特朗普胜选后对华政策态度方面,笔者发现,海内外投资者的看法存在较大差异。

国内目前解读乐观者居多,认为特朗普不会挑起对中国的贸易战争,原因在于:

一是尽管其在竞选之初特朗普曾抨击人民币汇率操纵并威胁增加中国进口关税45%,但一般预期这只是竞选时为获得选民的表态,胜选后并不一定会付诸行动,以往总统的竞选也均有上述戏码;

二是人民币当前本身有贬值压力而非升值压力,美国指控人民币汇率操纵的基础不被经济学理论认可,进而加收进口关税理由不充分;

三是对中国挑起贸易战争,势必会引起中国的反击,对美国也极为不利,毕竟,中美经贸关系非常密切。权衡利弊之下,美国也不会轻易采取行动,只是说说而已。

笔者认同上述逻辑的合理性。但与美国投资者交流下来,却发现大部分人并没有如此乐观,反而警示中美贸易战并非不可能,特朗普冲击难以预见。原因在于:

第一,尽管从经济上未必支持对华贸易战,但特朗普胜选后,出于政治考虑,单方面宣布人民币汇率操纵并强硬提高关税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可以观察到,特朗普胜选前后,党内外地位已形成强烈反差,政治上的领导力大幅提升。很多早前竞选中对特朗普强烈的批评者也不乏态度大转弯,甚至有报道指曾直言特朗普是骗子的罗姆尼也有意出任国务卿。而笔者在纽约21CLUB用餐时,恰巧偶遇胜选后的特朗普,与竞选前不受待见相比,此时特朗普所到之处警戒森严,会谈紧密,政治控制力大大提升。

此外,从其新任命的多位具有鹰派、保守特征的内阁人员来看,落实竞选口号看来也未必是说说而已。可以看到,迈克?蓬佩奥、迈克尔?弗林、杰夫?塞申斯、史蒂夫?班农等鹰派代表都被委以重任。而近日又有报道称,宣扬“中国威胁论”的核心鹰派人士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被内定为下一届白宫中国事务顾问,都对中国而言是个压力。

第二,在反贸易政策的实施方面,总统也有很大的权限。特朗普团队凭借“美国再次强大”以及“美国优先”政策赢得选民支持,在日后施政纲领中也会体现这样的理念。由于其一直声称中美贸易关系伤害到了美国的经济利益,对中国高达3600多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导致美国丧失了大量的就业机会,甚至威胁退出WTO。预计上任后,特朗普反华贸易政策会有所体现。

而从操作层面看,总统权限很大。正如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沃尔夫斯(Justin Wolfers)在文章“为何特朗普可以轻易发动贸易战”中所提,美国总统在贸易方面拥有很大自由度:如最容易兑现的竞选承诺是重新谈判或干脆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因为原则上美国总统只需要提前六个月通知有关国家就可以办到;而在诸多法律中,总统发动贸易战都可能找到依据,比如根据《贸易法》,总统可以以应对国际收支逆差为由,把关税提高15%,为期150天;根据《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总统可以利用它限制与其他国家的贸易等等。

第三,黑天鹅频发并非孤立,意味着全球化进程拐点出现,很多适应性对策应提前准备。

黑天鹅事件接二连三兑现需要引起重视,其背后或许意味着全球化进程已经接近一个拐点。实际上很多改变已经出现。例如,制造业方面,近一些美国企业相继将海外生产线迁回美国本土,福特公司也将原本只在墨西哥生产的Fusion轿车、在西班牙工厂生产的2.0升EcoBoost引擎分别转回美国本土生产;而在特朗普胜选后,福特公司更发表声明表示“同意特朗普先生所说的,国家的团结非常重要,期待齐心协力来支持经济增长和就业增长。”

而税收方面,由于当前美国企业所得税35%在全球范围内较高,大量企业外迁或者将利润存留海外。特朗普政府预计实施的税收改革法案,可能会出台优惠税率,届时会促进海外企业利润回流美国,甚至对美国企业布局国内形成吸引。

此外,不仅美国,英国脱欧,欧盟其他国家极端党派凭借反全球化口号获得支持,说明这样的趋势在全球范围内有重启之势,而未来欧洲主要经济体如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大选等都充满不确定性,需要对整体的反全球化倾向给予重视。

从这个角度而言,特朗普正式上任后对华发动贸易战应该值得警惕,即便未必如竞选之初提的增加45%的关税,对部分华输美产品增加15%的关税,或者大幅增加反倾销调查也是有可能的,有必要提前对这一政策的潜在影响进行预判。

从中国的角度,考虑到美国是中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难免会受到很大的负面冲击。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中国对美国的商品贸易出口达到4101亿美元,占中国出口总额的18%,占GDP总量的3.8%。

分类别来看,对美国出口的产品不仅体现在劳动密集型产业中,如中国生产的玩具、家具和纺织品有三分之一的份额出口到美国,而且体现在资金密集型产品如电机电气设备和机器、机械器具产品。

从就业方面,一旦美国对中国采取贸易战,难免会对中国就业产生直接影响。根据2012年商务部发布的《全球价值链与我国贸易增加值核算报告》,中国每1000美元货物出口的增加值为621美元。同时,总出口对就业拉动明显,每百万美元货物出口对我国就业的拉动为59人次,仅就2012年数据来看,出口贸易有望产生1.2亿个就业岗位。基于此,笔者预计,对美出口可能涉及2000万个就业岗位。

当然,贸易战争从来都不是单向的,如果美国单方面采取对中国的贸易战争,预计也会遭到中国相应的政策反应。比如从美国对中国的出口来看,飞机、电机电气设备和机器、机械器具产品比重较高,且中国是美国国债最大的持有国,中国也有一定的回旋空间。但无论如何,两国作为全球第一二大经济体,经济贸易投资方面联系紧密,贸易战可能会波及更广泛的层面,最终对双方都不利。

综上,笔者认为,特朗普胜选为美国经济前景和中美贸易带来了不确定性。尽管对中国有利好的一面,比如放弃TPP,意味着中国在引领开放方面会承当更重要的角色,涵盖中国在内的RECP有望成为区域贸易领头羊,得到更好的发展。

但是,与海外投资者交流下来,笔者发现,当前国内对美国对中国可能采取贸易战的可能性估计有所欠缺。鉴于特朗普鹰派政策有望实施,未雨绸缪,越是提前做好政策储备,贸易战的可能性越小。可以预见,今后几年,中美或许会在更大程度上的斡旋与谈判,为双方争取可以接受的权益抑或妥协,似乎更可能发生。

微信朋友圈 生成长微博
阅读(85)收藏(0)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500/500

个人资料

博客等级:3

博客积分:2040

总访问量:4860

文章总数:51

实盘直播

网站导航| 关于金融界| 广告服务| 产品与服务| 合作伙伴| 法律声明| 人员招聘| 征稿启事| 意见征集| 联系我们| About Us

Copyright ©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