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友yp0s1068

你好,我是龚铭,欢迎来到我金融界的博客,希望能与大家一起交流

博文 字体:

展望 “大改革”进入深水区

  [2016-12-06 20:06:06] 

在世界经济周期、中国的债务周期、新产业培育周期等多重周期叠加的背景下,2016年宏观经济出现了增长乏力的迹象。非金融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导致很多企业的利润空间被快速压缩,部分企业游走在“倒闭”与“盈利”的临界点附近,债务周期仍然是影响宏观经济的重要推手。

  在世界经济周期、中国的债务周期、新产业培育周期等多重周期叠加的背景下,2016年宏观经济出现了增长乏力的迹象。非金融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导致很多企业的利润空间被快速压缩,部分企业游走在“倒闭”与“盈利”的临界点附近,债务周期仍然是影响宏观经济的重要推手。

  从各大智库、国际组织和投行的分析预测来看,一致预测2016年的GDP增速要低于2015年,根据我们构建的宏观经济先行景气指数XI判断,2016年将进入我国宏观经济“大改革”的深水区,由于地方政府和非金融企业的债务非常沉重、宏观经济继续下滑等因素,我们预计2016年GDP增速为6.6%,而且很可能会成为新常态“攻坚”的最艰难的一年。而伴随着宏观政策的加码、“微刺激”的持续,在2016年宏观经济触底之后,2017年可能会迎来反弹。

  国际方面,世界经济走出战后范围最广、程度最深的全球金融危机已经有六年之久,但是回归全球同步的、强劲的增长仍然很难实现。根据世界银行统计,整个世界经济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前的平均增长速度为3.89%,而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的平均增长速度为2.8%,下降了1.1个百分点,而且发达经济体国家的经济出现了低经济增长与高失业率并存的状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将将这种状态称之为“新平庸”,这种“新平庸”与全球经济增长的“大停滞”依然我国宏观经济产生较强的冲击。

  当前我国我国宏观经济不仅仅是周期性放缓,未来几年我国经济潜在增速也有下行的压力。伴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快速推进、人口红利不复存在,地方政府官员的考核不再以GDP论英雄、以及亚当.斯密所说的“从低收入迈向高收入的自然增长过程”中的追赶效应大幅减弱等因素,预计2016年我国的宏观经济增速将继续下滑,而“大改革”进入最艰难的深水区。

  按照传统的凯恩斯理论,目前我国经济的周期性增速放缓的原因是有效需求不足。从影响总需求的“三驾马车”来看,我国的消费需求表现还算可以,但投资需求和出口需求却出现了大幅下滑。公开数据显示,我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在2012年为20.3%,但在2015年快速下滑到10.9%;而我国的出口增速则由2012年的15.6%快速下滑至2014年的4.9%,甚至在2015年中期跌为负值。出口增速放缓的原因可能是受到发达经济体“新平庸”与全球经济增长的“大停滞”的冲击,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放缓的原因则可能是地方政府官员的考核不再GDP论英雄、地方政府债台高筑等导致。

  此外,尽管我国的中央政府债务水平较低,但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债务增长却非常迅速。截至2014年末,我国非金融企业、居民、金融机构和政府这四大部门加总起来的总债务是150.03万亿元,总体的杠杆率是235.7%,而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是145.3%。具体而言,我国的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过高,地方政府的债务也快速增长,这为保持我国经济长期健康增长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

  为了更加全面、透彻地分析我国当前宏观经济的运行状况,我们分别构建了月度和年度的宏观经济先行景气指XI,用来分析和预测未来宏观经济的走势。其中构成月度经济先行景气指数的指标有: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全社会消费品零售增长率、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出口增长率、财政增速增长率、GDP平减指数增长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增长率和广义货币(M2)增长率。月度经济先行景气指数的指标如表1所示,其中各指标都是同期增长率系列,并且经过调整,消除了一些不规则的因素。

  表1构成中国宏观经济先行景气指数的指标

  通过以上指标的构建,我们就可以得到我国的月度和年度的宏观经济先行景气指数XI。由于所采用的数据是一致的,月度和年度的宏观经济先行景气指数XI的结果是相同的,只不过年度的宏观经济先行景气指数的数值是月度的宏观经济先行景气指数的加权平均而已。根据已有的经济数据和对未来经济数据的预测,我们可以得到月度和年度宏观经济先行景气指数XI。

  我国年度宏观经济先行景气指数XI

  我国年度宏观经济先行景气指数XI(以2009年的先行景气指数为100),从图中可以看到,我国经济在2010年小幅反弹之后,就开始出现了震荡回落的过程。2012-2014这三年期间,我国的宏观经济先行景气指数XI处于横盘震荡得过程,但是自2015年新常态“攻坚”开始,先行景气指数XI就开始大幅下调,而且2016年仍然有继续向下探底的趋势。那么这次宏观经济的下调什么时候能够到达底部,企稳反弹?我们认为,伴随着宏观经济调控政策的加速出台,在2016年下半年有可能出现触底反弹,但全年经济运行仍然处于“大改革”的深水区。

  根据前面我们对于近几年以来宏观经济形势的分析与判断,再利用我们构建的月度和年度的宏观经济先行景气指数XI,就可以预测出我国2016年宏观经济的各项指标的结果,如表2所示。

  表2 2016年我国主要宏观经济指标预测

  关于未来几年我国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已经有很多专家学者进行了相关的测算。例如,蔡昉和陆旸(2012)曾经指出,2011~2015年中国GDP潜在增长率为7.19%,而2016~2020年这个数值将下滑至6.08%。世界银行则认为,中国GDP潜在增长率从2010年开始就逐步下降,2025~2030年将进一步下滑至5%左右。

  一般而言,测算潜在经济增长率主要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滤波法,另外一种是生产函数法。这两种方法各有优势和劣势,但是最终计算出的结果都是一条穿过实际GDP增速的光滑的曲线。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2012)采用生产函数发测算了2016年-2030年我国潜在经济增长率,结果发现未来几年我国的潜在经济增长率仍将下滑。

  表3我国潜在经济增长率预测

  根据前文的定量估算和定性分析,我们认为2016年我国的宏观经济将进入“大改革”的深水区,大多数的宏观经济指标将进一步恶化,经济新常态有可能会逐步震荡筑底,而部分行业和企业则游走在亏损和盈利的边缘。在此背景下,我国的宏观经济调控思路和方法都需要做出全新的梳理。

  在中国杠杆率快速攀升、资源严重错配的背景下,“去杠杆化”无疑成为解决难题、促使经济长期健康发展的重要手段。当前,我国国家资产负债表的结构性风险主要体现在资本结构错配、货币和资产错配,以及期限错配等几个方面。而根除我国国家资产负债表的风险,关键在于调整经济和金融结构,转变我国经济发展方式,使我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

  如果我国经济坚定不移地推进“大改革”,在新常态中顺利完成结构调整,那么“大改革”所释放的改革红利则会促使我国经济长期稳健增长,在未来十年中有望成功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

微信朋友圈 生成长微博
阅读(80)收藏(0)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500/500

个人资料

博客等级:3

博客积分:2040

总访问量:4860

文章总数:51

实盘直播

网站导航| 关于金融界| 广告服务| 产品与服务| 合作伙伴| 法律声明| 人员招聘| 征稿启事| 意见征集| 联系我们| About Us

Copyright ©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