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嘉庆的blog

乐嘉庆的blog

博文 字体:

关于“新周期”的再思考

  [2013-03-29 15:40:05] 

  去年11月我提出了“新周期、新起点”的概念,适逢12月市场强劲反弹,对应过去三年的熊市,大家很自然的会把“新周期”解读为或部分解读为“新牛市”。新周期的核心逻辑是说,以十八大为标志中国政治进入了一个新周期,新的政治周期带来了新的改革周期。你看,克强总理早就明确说了,未来中国经济最大的红利就是改革带来的红利。改革就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幻想完全靠增量来完成改革,来完成经济转型是不切实际的。在这个过程中,阶段性、结构性机会会层出不穷,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这并不意味着改革的阵痛就无需承担。放弃幻想,新周期中的改革不会是牧歌式的皆大欢喜的。其实这些阵痛早就该来了,但可惜的是在维稳中,我们一再服用安慰奖,现在看来已经有些坐失良机了。当然现在如果痛下决心,可能还为时未晚,但治疗拖延后病灶,一定会增加些痛苦。

  我们要改什么呢?不改行不行?这好像是多余的一问,大家都知道,过去30年中国粗放式经济增长模式受资源、环境、劳动力等因素的影响,已难以为继了,旧框架内的潜力已挖掘的差不多了,没什么冗余,不改不行。那么,可以想见的阵痛是什么吗?这可能涉及很多方面,仅举个失业的例子吧。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向外转移已经开始,未来几年还将加速。这里隐含着数千万人失业的可能。说到产业转移,大家并不陌生,近30年来国际上特别是东南亚地区已经历了3次产业转移。第一次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从欧美、日本等转移到亚洲四小龙,第二次是在1993开始又从亚洲四小龙转移到中国,而第三次就是从中国转移到以东盟为代表的地区,这些转移现在仍方兴未艾。中国世界工厂的称号在未来两三年中可能让位。有人说中国区域发展很不平衡,这些产品能不能转移到中西部呢?我认为可以承接一些,但不可能完全承接,这里不仅资源和环境不再能支撑,而且从劳动力成本看,东部和中西部也就有10-15%的差价,这个差距完全无法和一些东盟国家相比。

  好了,我们还是把话题再收回来。由于我们的转型看上去已经有些晚了,所以面临的矛盾很尖锐很复杂,套用一句流行语,那就是改革将进入深水区。与此相关,可能的阵痛也会多些,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变革如果不能在两年内铺开和推行,情况可能会变得更被动。具体暂时不在这里展开了。在商言商,还是再回到证券市场,新周期中证券市场又会如何呢?笔者浅陋,太远的看不清,说点眼面前的吧。越来越多的数据说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经济触底反弹是一个短周期的反弹,时间大约在3个季度左右,也就是说下半年开始经济又将开始回落。政府工作报告把今年的增长定为7.5%,而一季度的增长将会有8.2%左右,因此如果7.5% 是真实的预期,那么下半年经济的适度回落也是大概论事件,总理近来一直强调要对人们说真话,7.5%不会全是拍脑袋。中国的企业的赢利和GDP关联性很强,7%的增长率只有在2008年下半年那样的危机中才出现过,若对应那时是企业赢利,我们还真要对7.5%时的企业赢利捏一把汗。

  有一种观点,认为6月份的三中全会会出一系列的实质性改革政策,届时市场会不会乘此东风有所表现呢?的确三中全会历来是出重要政策,这一点今年也不会例外。但我的观点很明确,越是好的政策,越是利于长远发展的政策,大家接受的时间会越难受,阵痛会越强。所谓良药苦口利于病,中国经济有疾,而且可能已经被耽搁了,治疗过程的痛苦是必须要承受的。打针吃药也好,外科手术也好,都需要勇气,都是痛苦的,即便治疗方案正确也会如此。相反,如果一味继续服用安慰剂,出皆大欢喜的政策,那不是竭泽而渔就是饮鸩止渴,国运堪忧。我充分相信新一届的领导人不会出此昏招。

  新周期是一个挤泡沫和治病的过程,“中国梦”说的是康复以后的情形。这个过程所包含的艰难曲折可能超出想象,因为梦想成真了,你就是老大,现在的老大肯就范吗?要知道历史上当老大的都是打出来。这里需要大襟怀、、大勇气。习主席上任后首访非洲,牵头成立金砖银行,并说“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就深让人玩味。远交近攻,曾是志在争天下的招。资本市场上大家都知道系统性风险是无法分散和回避的,只能靠正确的定价。波澜壮阔但也波诡云谲,新周期中,市场你能定准价吗?

微信朋友圈 生成长微博
阅读(20)收藏(0)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500/500

个人资料

博客等级:12

博客积分:52330

总访问量:4263000

文章总数:1153

实盘直播

网站导航| 关于金融界| 广告服务| 产品与服务| 合作伙伴| 法律声明| 人员招聘| 征稿启事| 意见征集| 联系我们| About Us

Copyright ©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