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pooo

金融界博客

博文 字体:

(转)中国股市十年成圆点 犹如股民一滴泪

  [2012-01-06 16:39:23] 

  布衣雅妆:最近在整理2011年的中国经济运行情况及2012年中国经济展望方面的一些东西,由于涉及的内容太广,需要做的准备工作太多,最近可能写文章比较少,希望大家能理解。今天看到这篇文章,有所感触,把它贴出来。在这里,我想问一个问题,中国股市十年没涨,是好事还是坏事?为什么?

      如果从上证综指2250点处画一条横线,我们会惊讶地发现,当前的点位已经落在这条线的上端,触手可及。掐指一算,从2001年6月24日的2245点,到本周五的2315点,已经整整十年!

  这就意味着,上证综指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快车道里,跌跌撞撞、气喘吁吁地奔跑了十年后,终点又回到起点画上了一个漂亮而封闭的圆。这个圆,竟然比阿Q在法庭上画的那个圆,还要密闭,还要圆!

  多少漏夜的思考,多少人捶胸顿足地追问:这到底是为什么?是啊,到底是为什么呢?稍微有点理智的人去想想,却怎么也想不通。

  新世纪的这十年,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巅峰十年,也是连续赶超西方大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十年。

  新世纪的十年,中国的GDP从10万亿元人民币,到现在的40万亿元人民币,增长了3倍,国家财富不可谓没有爆发性增长。多少亿万富豪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新世纪的十年,中国的货币供应量从13万亿元,到现在的超过84万亿元,增长了5倍多,不可谓没有裂变性增长。流动性和热钱四处汹涌流窜,经济体内不可谓没钱。

  可是股市,它就是从2300点的左右,又回到了2300点的“右左”。一个密闭的圆圈!

  我们闭上眼睛回忆和梳理一下这个市场的生态链,看看是谁在主宰着这个生态系统,是谁编织了这个圆圈。

  中国股市二十年,多数散户投资人肯定没有赚到钱,即使遇到像股改那样的大牛市,他们也是最后的牺牲品。在股市上收获厚利的群体,只有如下几类:券商、基金、IPO发行人、权贵利益群体;然后就是股改开始后,全国兴起的50多家大大小小的掮客类财经公关公司,它们构成了这个市场的食肉群体,编织了这样一个大网,把广大股民和基民们网罗其中。类似绿大地们和李旭利们,仅仅是这个市场一个极其微小的缩影,一个小小的窗口而已。但是,透过这个缩影和窗口,我们已经略微窥见了里面的种种不堪。

  有时候我们就异常纳闷,类似立立电子们、绿大地们、胜景山河们,它们是如何逃过那么专业的券商投行机构、专业的会计师机构和律师机构的重重把关审查,从而突破重围到了发审委?又是如何再次突破专业的发审委的法眼而大摇大摆地走上了二级市场的利益场的?不断被零星揭开的黑幕,露出了冰山之一角,但仅仅是一角。

  要探讨股市的病到底在哪里,其实答案已经在这里了。

  了解证券历史的人们,都清楚当初第一只东印度股份公司股票的产生,也清楚“股份有限公司”这种企业组织形态产生的基础和本来意义:股份公司和股票的产生,原本是集合全社会零散资本来办大事的一种制度。当工业革命后,小的手工作坊已经不能满足社会生产的需要,而机器大工业和地理大发现所需资本空前庞大,风险也空前增大,单个资本已无能为力。为了分散风险,更为了能组建机器大工业生产,天才的企业家们,发明了股份公司这种先进的企业组织形式,股票也应运而生。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讲,本身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工业进步、生产发展,进而带动社会进步。

  但当初西方天才的股票设计者们可能做梦都没有想到,在几百年后的中国大地上,股票的这种原始的基础融资功能被大大异化了:异化为发行人为了获取财富溢价、利益关系人为了短期获取暴利的一种工具了!发展生产的目的,反而被弱化或者根本不是目的了。于是,我们看到下面的景象:

  许多的IPO发行者们,他们自身根本没有资金的需求,编造项目来圈钱;无数的上市公司募集资本后无处可用,挪用募集资本和改换募投项目比比皆是;无数的公司募集资金要么躺在银行吃利息,要么大规模理财。

  许多的IPO发行人,发行后资产火箭般蹿升,只等解禁后便迅速套现抛售。狰狞面目暴露无遗。

  IPO项目像一块磁铁,各色机构(包括基金哄抬发行价格、券商发布煽动性报告)和各色人等,或权贵或关系人,被吸附其上,像无数苍蝇之于牛粪一般,嗡嗡嗡团团飞舞。财经公关们则为之四处奔走斡旋。

  在这个场景里,我们看到的是,这样的股票发行与股票本身的作用,已经不相干了。各种IPO乱象齐飞。IPO大扩容,像暴雨一样倾泻到二级市场。淹没了二级市场,更淹没了孤立无助的广大散户投资人。

  在这种发行目的下,劣币当道,造假横行,公司诚信微弱,市场信心如何得以树立?

  如果要找中国股市熊长牛短的病根,要找中国股市在中国经济增长的快车道里,还如此跌跌撞撞的病根,我想,这个应该是总根源吧?一切病根,都已经“潜伏”在IPO最初的动机里了。

  监管呢?我们看到的是监管的乏力和处罚的和风细雨。马克思说:只要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欧美国家的监管机构也说了:你只要敢于造假作弊,我就罚你到倾家荡产。然而,我们看到的是,绿大地如此践踏法律,只是一个缓刑和罚款400万元;胜景山河的保荐人也仅是除去资格了事。

  郭树清主席说,中国股市有很多小偷。可是,我们看到的是,中国股市不仅有很多小偷,还有很多瞒天过海的江洋大盗。

  这样的市场,所谓的牛市也只能是在6000点上昙花一现,牛市对散户投资人而言,更是一朵有毒的红蘑菇。

  十年股市成圆点,犹如股民一滴泪!

  是该对股市进行治病的时候了。

微信朋友圈 生成长微博
阅读(60)收藏(0)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500/500

个人资料

博客等级:4

博客积分:4320

总访问量:16151

文章总数:108

实盘直播

网站导航| 关于金融界| 广告服务| 产品与服务| 合作伙伴| 法律声明| 人员招聘| 征稿启事| 意见征集| 联系我们| About Us

Copyright ©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