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赢辉

金融界博客

博文 字体:

对花啜茶,赌一世繁华(四)

  [2017-04-24 17:19:16] 

  一辆军牌奥迪车前,我拖着行李箱最后望了望院子,原本坑坑洼洼的路面加上横七竖八的各种建筑工具显得愈加杂乱。五颜六色的塑料袋装满难闻的气味躺在路边迎风喘息。偶尔一辆车经过,吹得一只空塑料袋无声地从为我送行的父亲身后一蹿,在父亲面前近乎捉弄似的走走停停。尘土倒显得有些沉稳,借着湿润牢牢贴于地面,终于没有被扬起,否则眼前会更迷茫,只有人行道边上的树挺拔着如一把把巨大的绿色的伞,主干笔直,从四五米高的地方分出许多枝丫如沉睡着一般,有微风轻拨叶子发出细细的沙沙声。一群麻雀穿梭于枝间。从一棵树翻越另一棵树,鸣叫声随之翻越而去。

  

  那些高楼像竹笋一样在雨里疯狂生长,长满眼睛瞪着马路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车辆。河水反季节上涨,漫过河床,漫过深深浅浅的父辈的家园,浸润每一个儿时的梦想,每一个沉重的希望都曾被绞落出许多如汗的水分,如艾草渐渐枯萎,那是一幅因河流的穿越而生动的画,一座桥连接过去与未来,连接赤脚走过的童年与老叟如柴的耄耋之年。从画面里走出来的是一首古老的诗歌,唱响几千年的童谣依然嵌入现代的墙面。一口古井却永远留在了钢筋水泥的牙缝里。亲情在残垣断壁的废墟上拼命抽搐,一如失去母亲的婴儿,啼哭刹那间坍塌的惊恐。

  

  出国前,父亲的叮嘱如风,嘶磨在耳边缠绕,那些逝去的岁月早已尘封,蜷缩于墙角蚕缚成蛹。尘埃飞扬,在阳光下用手语交谈,纵情舞蹈,此时世界一片混沌……深秋的风越来越冷冽。自北面大肆入城,翻过座座高楼,撕划扇扇门户,像刀片一样刮开叶子的脸颊,护城河岸落英缤纷。随波逐流的叶子一浪一浪翻阅河流的历史,翻阅城市的历史。而即将翻开的崭新一页虽没有书写,但已优笔构思。河流即将洗净污垢,洗净一道道注入毒素的暗沟。这必将是一次大手术,一次脱胎换骨的手术。尽管会疼痛,会戳痛某根神经,但如果不这样就会痛得永恒,痛得直至死亡。

  

  我离开中国的心情就像北京的风,如迁徙的候鸟,一路南下,寻找温暖的腹地,寻找幸福甜蜜的家园。鸟儿的飞行过程是痛苦或死亡,气流使羽翼凌乱不堪,让双眼云翳难去。生命的意义便是跋涉。从一个城市走向另一个城市。生存的意义便是迁徙,从一处家园走向另一处家园。每一个过程都是一次成熟的过程,一次蜕变的过程。更迭是完美,人们需要这样。人类创造环境,环境又塑造人,在这样的轮回里,人类离文明更近更易感受。

  

  手机响了。

  

  是爱伦。

  

  "狐狸,做了个噩梦,吓醒了。"她语气有些飘忽不定。

  

  只是在摩托罗拉手机灯闪烁的时候,我才从那神秘的思乡之情回到现实中来。

  

  "什么梦?"我问。

  

  "狐狸,我梦见你背上有很多纵横交错的伤痕!很可怕,一道道的被皮带抽打的伤痕。"爱伦很是认真地说。

  

  "爱伦,什么伤痕?"

  

  "狐狸,我现在有心理障碍了,没有你我怎么混?"她苦笑说,"要不我搭明天的飞机回来救你?"

  

  "心理障碍?狗屁心理障碍!我这么风流倜傥,在床上被小妞抽两鞭子很正常!"我笑着对她说。

  

  "狐狸,知道我在看什么?"

  

  "什么?"

  

  "我在看窗外的星光,马来西亚的云顶山很美,整座山都被雾气和星光环绕。"爱伦激动地说,"狐狸,窗外的星光,给我一种生命的呼应,一闪而去。这些热情的星光,让我迎接它,它又消失于一瞬。生命旅途中,诗人的灵感,少女的初恋,赌客的手气我也许有属于自己的那颗星星,你说有吗,狐狸?"

  

  "可能有吧,爱伦。"我停下车,点上香烟喷了口,从烟雾里看着天窗外的星空,模仿爱伦寻找那颗属于自己生命的星之轨迹。大千世界里,各种人物生气勃勃登场亮相,并不是按真善美为序,依次出场,它们就像繁星从墨海中悄悄游来,先是隐约的一星半盏,然后渐渐清晰明亮,一盏盏地成簇成片,让天空的一角红亮,让大地的一方橙黄地展露出来。

  

  在爱伦的感染下,我开始迷恋这些遥远而又亲近的星光,它让我渐渐体味到孤独的感觉。直到这些灯又一盏盏浸入墨色,由片缩为簇,由簇变成零星,隐约地消失。

  "狐狸,你看窗外的夜色,它们点燃起我已经陌生的东西,陌生的美丽,陌生的诱惑,甚至是陌生的忧郁。不知什么,我在这个时候总不由自主地想你,你是从哪里来的,又回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认识你,我为什么会替你挡子弹?"

  

  "爱伦,你今天怎么了?"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你可以说我是无知、幼稚,但这是我一生对自己的询问,我为什么会遇见你,狐狸。我现在就坐在云顶赌场的上面,这个问题变成一片美丽的星光。面对那些浓浓淡淡的夜色,面对那些星星点点的光,我好像能看到你,狐狸,是你唤醒我内心的记忆,我内心深处的记忆。是这些记忆点亮了我的灵魂。"爱伦的声音有些生涩。

  

  "灵魂?!"

  

  "在我内心里,如果没有对你的记忆,该会是多么灰暗?你像窗外那些星光,你让我内心感到温馨。我们过去的事,也许是欢乐的,也许曾是痛苦的,但它都会在内心深处久久地亮着,照着我走那今后的路。人生之旅,会感到辛劳和疲倦,不过它们都是会过去的,只有一种淡淡的忧郁,一种忧郁中的孤独无法克服。我渴望起程,起程后又会渴望到达彼岸。"

  

  爱伦快成了一位哲人。

  

  "孤独有时也美丽也动人,狐狸,你想你的故乡中国吗?"她问。

  

  "不想,我是个周游世界的浪子,有钱睡饭店,没钱睡街上,还记得我们在法国凯旋门下许下的诺言,永远不向物质低头吗,爱伦?"我自认为笑声很潇洒。

  

  "当然记得那诺言,但我也不知道怎么,今晚这么伤感。"爱伦自嘲地说,"晚安,狐狸。"

  

  "等等,爱伦,记得我们在凯旋门下合唱的那首《笑傲江湖》插曲吗?"

  

  "记得啊!音乐浪子黄的《只记今朝笑》!"爱伦终于开朗起来,"我的MP4里还有那首歌啦!我给你唱,狐狸!"

  

  "OK,我们一起唱!"我豪迈笑道。

  

  沧海一声笑,

  

  白云飘呀,绿水摇,世界多逍遥。

  

  自由的风呀,自在的鸟,

  

  今朝多欢笑。

  

  多么的快乐,多么的美妙,

  

  快乐得不得了!

  

  唱你的歌呀,唱我调,唱起世界逍遥,

  

  是你,是你,今朝多欢笑。

  

  心在飘呀,身在摇,唱我逍遥调。

  

  快乐的人,唱快乐的谣。

  

  声声都是欢笑!

  

  笑看滔滔潮,世界好逍遥,

  

  浮沉水浪,今朝多欢笑,

  

  多么的快乐,多么的美妙!

  

  快乐得不得了……

  

  歌曲渺渺,绕梁不觉。

  

  爱伦天真地问:"狐狸,你说,世界真会有那么一方任我们逍遥有白云和绿水的世外桃源吗?"

  

  我哂笑:"有啊,是个海岛,等我们都老了,我就带你去那里养老,逍遥、快乐得不得了。"

  

  "哎呀,那时候我腰也弯了,成老婆婆啦!你还邀请我这个搭档一起去那海岛吗?"

  爱伦很紧张。

  

  "当然,爱伦,那岛上可逍遥啦,白云绿水,都是开心的老头老婆婆。"我鼓起腮帮子。

  

  "好哩,那我一定做个可爱的老婆婆!我心情好多了,晚安,狐狸。"

  

  "晚安。"我挂断电话。

  

  一股浓浓的刺痛浮现出来,和我一起裸露在月色下面。

  

  出乎我的意料,实力雄厚的日本富田商社和我洽谈的对赌协议异常顺利。

  

  对赌协议规定:我出资5亿美金跟庄建立空头头寸,在三个月的协议签订期内,我将全力配合富田商社击垮多头对手,如果三个月后富田商社不能保证我的空单在约定的3000美金以下价位平仓获利,富田商社将转让智利三家铜厂的51%的控股权给我,如三个月后我顺利获利,我将把所得利润的51%支付给富田商社。

  

  我的心情豁然开朗,这份对赌协议意味着我将从容地在美日两方锁定我的利润空间。

  

  上午签约后,段绍华长途电话也到了,他用冷静的语气把我和日方协议的具体细节如数家珍般抖了出来,我这才明白原来是他在我和日方中间斡旋,估计他也是脚踩两只船。

  

  最后,段绍华轻描淡写地告诉了我一个让我震惊的消息,中国最大的铜业上市公司--长城铜业集团昨天宣布在伦敦LME期铜市场挂牌交易,开辟海外市场。

  

  "段哥,中国长城铜业这时候进场是多头还是空头?这里面有局不?"我急忙把手机贴在耳朵上,内心的震撼不亚于爆炸了颗氢弹!

  

  "是不是个局,现在我还不清楚,不过,狐狸,我们挣大钱的机会来了!今晚8点长城铜业集团驻英分公司要在利物浦阳光海岸的皇家别墅里举办公司开业酒会,很多商业名流和美女到场,有空你也来玩玩。"段绍华平静地挂断电话。

  

  中国商家进驻LME!是拉偏架,还是三国混战?

  

  一切都太突然了。

  

  我急忙通知孟婷:"准备飞伦敦的机票。"

  

  晚上六点,我来到了位于利物浦阳光海岸的皇家别墅。

  

  皇家别墅三面环海,隐掩于一片棕榈丛中,长长的石径车道环绕在错落有致的棕榈群中,车道尽头,是一扇巨大的熟铁大门,别墅的平台斜连一片开阔的草坪,草坪一直伸向大海。别墅外形设计是典型的英式风格,皇宫教堂似的圆顶塔尖,纯白色的楼墙,四周布局雅致,草坪、高尔夫球场凉亭、游泳池,玫瑰花圃,巧夺天工的人工紫藤拱形回廊,由紫丁香点缀的喷水地周围长满了苍翠的石南,血红色的石南花在夜里开得放荡,犹如艳妇那纵情的红唇,令人心性迷乱,意欲热狂……

  

  我到来的时候,别墅车道已停满了各种名牌进口豪华轿车,这些象征着身份和地位的宝马、法拉利、奔驰,在高达喷水池周围的激光灯束的折射下,骄横十足,犹如它们的主人一样,以一种目空一切的倔傲盘卧在夜的浮华中。……参加晚宴的商业巨头个个仪表讲究,十足的大亨风度,携带的女宾更是浓妆艳抹,珠光宝气,宛若参展的名花,各尽浑身解数,争奇斗艳,用英国男士的话来说,皇家别墅的每场宴会,都是一次美女与时装、首饰的展览。来宾均是英国各界名流显贵,人人都练就了一番潇洒的交际风范,与这幢别墅营造的气氛十二分地默契。

  

  置身于这样的氛围,你所感受的是一种浮华的半梦半醒。

  

  一身黑色晚礼服的段绍华举杯周旋于来宾当中。看到我到来时,他立即撇开其他来宾,拉住一位身材肥胖、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快步迎向我:"很高兴你能来,狐狸,我引见你认识一下,这位是长城铜业伦敦分公司总经理孔祥林,孔总。"

  

  "你好,孔总,圈内人都叫我金狐狸。"

  

  "金狐狸,啊不,老金,北京口音啊,听起来真亲切!家乡人,我也是老北京,哈哈哈!你这西服很高级嘛老乡。"孔祥林很讲究地伸出右手,我能感觉到他手心传递着一种微妙的亢奋。

  

  "以后还要承蒙孔总您亲自指点,不胜荣幸。"我略带揶揄地说。侍者手托银盘走过来,高脚杯盛着加冰块的XO名酒,我随手取过一杯,灯光下,琥珀色的酒液泛着梦幻的光泽。萨克斯乐队在舞池一角奏着浪漫缠绵的小夜曲,随着来宾的走动,空气中飘荡着各种名贵香水味,每个人的目光都游移着深而不露的欲望潜流,男女间的眉目传情,各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政客间的谈笑风生,你能感觉到这种声色潜流通过目光的传递交换频频骚动在每一个角落,迷醉而又狂乱……

  

  孔祥林寒暄两句,去见别的客人。
微信朋友圈 生成长微博
阅读(92)收藏(0)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500/500

个人资料

博客等级:1

博客积分:0

总访问量:2420

文章总数:0

实盘直播

网站导航| 关于金融界| 广告服务| 产品与服务| 合作伙伴| 法律声明| 人员招聘| 征稿启事| 意见征集| 联系我们| About Us

Copyright ©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