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友x25t158k

老钱庄金融(www.51929.com)专注更有价值的金融资讯。

博文 字体:

2017年或爆发债灾?2019年前后极可能爆发楼灾?

  [2016-07-04 14:25:08] 

  老钱庄金融了解到:据Bwchinese中文网报道, 如果我们不能尽快收紧货币这匹野马的缰绳,一个可怕的结局终将会迎来,中国金融危机的路径,继2013年钱荒、2015年股灾之后,2017年或爆发债灾,2019年前后极可能爆发楼灾。

  转折点2013年爆发钱荒

  2013年6月的“钱荒”,是中国货币政策彻底转向全面宽松的转折点,若干年后,其时对“钱荒”的政策应对,或许应成为决策层最为懊恼的事情。

  3年前“钱荒”的出现,本是央行意识到金融杠杆过高、影子银行风险加大,故而,有必要收紧市场流动性——先是外汇管理局将外币纳入存贷比考核、再是银监会严令要求“将表外非标资产转移至表内同业资产”。

  其时恰恰又逢美联储退出QE引发国际资本回流美国——这三大因素的叠加,直接导致大规模的“钱荒”,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创下历史纪录、高达13.44%,光大银行对兴业银行甚至爆发了“违约门”事件。

  “钱荒”对我国金融体系的冲击性,明显出乎决策层的意料之外,决策层没有预料到金融体系对流动性的依赖如此严重,无奈之下,只能释放流动性放水救火。

  “钱荒”的烈火是灭了,但是,中国货币政策的全面宽松,自始之后再也停不下来。

  先是2013年下半年的定向宽松,再是2014年下半年开始进入全面宽松,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从2014年11月的3%,连续降息6次至2015年底的1.5%;存款准备金率也从2015年初的20%,连续下调6次至2016年初的16.5%——在此期间,2015年10月,抑制银行过度放贷的存贷比指标被取消。

  货币之水漫灌A股,2015年爆发股灾

  货币政策的全面宽松,货币之水的全面漫延,在实体经济资产回报率整体偏低之下,必然会大规模涌向金融市场。

  货币之水先是涌向股市,上证指数从2014年6月的2000点,在A股整体业绩不升反降的情况下,2015年6月疯狂飙升到5100点上方,创业板指数更是从2014年6月的1300点,疯狂拉升到2015年6月的4000点上方——短短一年时间,上证指数和创业板指数涨幅分别高达150%和200%以上。

  2015年7月,“改革牛”正式偃旗息鼓。在监管层紧急的“去杠杆”之下,在极短的两个月内,上证指数和创业板指数又分别暴跌40%和50%,A股正式迎来史无前例的“股灾”。

  “股灾”导致无数中产阶级的破产,但是,市场上整体的货币之水并不因之减少,相反,为“救市”而进一步推出的货币政策宽松,反而让市场上的货币之水更为凶猛,已然堪称洪水猛兽。

  债市风险隐现,2017年或爆发债灾

  2014年下半年—2015年上半年,金融市场是“股债双牛”,2015年下半年之后则是“股熊债牛”。

  实体经济的不景气、A股走势的持续偏弱,倒逼更多市场资金集体涌向债券市场,2016年一季度,我国发行主要债券品种规模8.18万亿,同比增长超过100%,截止2016年一季度,我国主要债券品种存量规模高达52.53万亿,为2011年的2.3倍。

  债券市场的热闹异常,并非因为发债机构的偿债能力强,而是因为我国债券市场的发债主体以中央企业、地方政府和地方国企为主,这很容易让投资者产生刚性兑付永存的心理。

  但是,事实不可能如此,商业银行都可以破产了(存款保险制度),何况相当一部分过剩产能严重的央企和国企呢——这不,当下我国债券市场已约隐约迎来了违约潮,仅今年4月份,就有东北特钢、山西华昱、中铁物资、国裕物流等4家发债主体出现违约。

  其中,中铁物资作为国资委下辖央企,债券违约规模超过百亿元之多——种种迹象表明,这还仅仅是债券违约潮的初始阶段,在商业银行普遍性的短债长投(发行低利率的短期理财产品,投向较高收益的中长期债券)、加杠杆之下,债券违约潮一旦爆发,必将全面穿透商业银行的安全网。

  楼市泡沫堆砌,2019年前后极可能爆发楼灾

  日益凶猛的货币洪水,在驱使债券市场持续走牛的同时,也迫使我国楼市的泡沫进一步加剧。

  从去年底开始,一线城市的房价,普遍上涨幅度超过50%,其中深圳房价涨幅高达近100%,与一线城市相比,主要二线城市的房价也毫不相让,杭州、南京、合肥、苏州的房价,近半年来涨幅普遍高达50%。

  而令人为之担心的是,当下的房地产市场,其主导权已经明显由央企所掌控,今年一二线城市溢价率200%以上的“地王”,已有相当一部分被央企揽入怀中。

  央企超高溢价抢夺地王,并不是说,房地产市场的系统性风险不存在,而是说,从持续宽松的货币政策预期来看,这是系统性风险在后延——央企的集体性抢夺地王,表明房地产市场不存在短期风险,因为,对于负债率超高的央企而言,他们集体性抢夺地王的行为,已经变相验证了货币政策将托底,短期内不能他们亏。

  2013年的“钱荒”,是中国货币政策的一个重要分水岭。其时货币政策收紧的本意,最终却导致了一发不可收拾的货币政策宽松。自始之后,市场流动性如脱缰之野马,如无闸之洪水,所到之处,资产价格瞬间飙升,一旦离去,又瞬间暴跌——这一幕幕的轮回,虽然短期维稳了中国经济,但却令中国经济对货币注水的依赖性加深,其刀尖上舞蹈的难度也与日俱增。

  但是,纸币时代,货币永远是对全社会的负债,没有生产力的真正提高,没有产业结构的全面升级,货币注水之社会负债,总归是要还给社会的。

微信朋友圈 生成长微博
阅读(91)收藏(0)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500/500

个人资料

博客等级:1

博客积分:200

总访问量:1268

文章总数:5

实盘直播

网站导航| 关于金融界| 广告服务| 产品与服务| 合作伙伴| 法律声明| 人员招聘| 征稿启事| 意见征集| 联系我们| About Us

Copyright ©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