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姬妹子

欢迎来到我的金融界博客

博文 字体:

中小银行对P2P存管的爱恨交加

  [2017-04-10 16:10:36] 

于去年6月为上海老牌国诚金融进行资金存管的浙商银行,因前者欠下4.5亿元债务被卷入风波,也再次引爆了银行业一直以来对资金存管暗伏的担忧。随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等监管文件的下发,中小银行对P2P存管态度转暖,但有网贷平台高管指出,一些中小银行抢着做存管业务,风控等方面并不是面面俱到,银行与网贷平台其实是互惠互利。一旦平台经营不善关闭或者跑路,银行虽不用自掏腰包补偿投资者损失,却可能赔了声誉。

银行态度由冷转热

近期银行和网贷行业间的一个热点话题,就是国诚金融逾期4.5亿元后,对资金存管银行浙商银行“开战”却反被怼的事件。这对银行与网贷平台间的信任,或再次造成损伤。

此前,不少银行对于P2P存管业务保持观望态度。截至2017年4月5日,共有281家正常运营平台宣布与银行签订直接存管协议,只占同期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量的12.32%。其中已完成直接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的平台数量更少,只有158家,占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的6.93%。

这还已是双方关系转暖后的数据。去年早些时候,因P2P行业违约事件频发,多家国有行和股份制银行采取了直接关闭P2P支付接口的手段以求自保。随后监管层接连在去年8月和今年2月下发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等文件,鼓励银行开展存管业务,明确了责任边界,双方关系有所缓和。

事实上,网贷平台与银行对于合作的态度是“一热一冷”,网贷平台十分积极地谋求与银行合作,但多数银行始终谨慎对待。一家国有银行信贷部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走完银行一笔正规的放贷流程,再去看一些网贷平台的操作,就会有明显的对比。银行的放贷时间虽然长,但一定是把风险判断放在首位。有的网贷平台却利用部分借款人着急贷到资金的心理制造噱头,借款人往往也对风险认识不够充分。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补充介绍,此前曾经有过银行存管对接过程中出现网贷平台违约的事件,当时也曾引发平台与银行的口水战,甚至有投资人直接向存管银行请求资金赔付,开了不好的先例,也成为后续银行谨慎开展网贷平台资金存管业务的重要原因。

不过,P2P行业虽然问题频现,但属于朝阳产业,对于这块“大蛋糕”,也不是所有银行都不感兴趣。

中小银行在P2P存管方面就表现得颇为踊跃。据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在与平台签订直接存管协议的281家银行中,中小银行成为绝对主力。其中,广东华兴银行与78家平台签订协议,位居榜首;其次是江西银行,签约48家;徽商银行和浙商银行排名第三和第四,分别签约35家和26家;厦门银行排名第五,签约15家;其余银行分别签约1-11家。

背后的利益角逐

对于中小银行对P2P存管业务的热情显然是带有逐利冲动。“中小银行积极性高,因为存管业务能为他们带来存款和利润,同时提高客户黏性,这对于体量相对较小的银行来说,风险和收益更为匹配。”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分析道。

还有银行业研究人士表示,中小银行成为逐鹿P2P网贷平台重要力量的原因是出于战略上的考量,为了拓展旗下多元化业务。北京商报记者翻阅上述几家银行的财报发现,广东华兴银行、江西银行、厦门银行、徽商银行的总资产尚未突破万亿元大关,其中江西银行开业还不到一年半,截至去年12月,该行总资产约3000亿元;体量最小的广东华兴银行,截至去年6月的总资产仅1000多亿元。5家银行的资产总和不足3万亿元,比一家中等规模的股份制银行还要低。

小体量却将数十家网贷平台揽为合作伙伴,市场上出现了对部分中小银行过于“心急”的质疑声。一位网贷公司高管透露,在其任职期间,大银行难沟通,小银行主动找上门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小银行抢着做,为了平台的账户存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技术、风控、售后也不是每家银行都能做好的。”还有银行被指用自有资金为P2P平台搭桥。

目前,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收费主要分为两大块,一块是存管费,另一块则是通道费用。金融业内资深人士介绍,存管费行业内收费标准大约在30万-300万元不等,具体收费多少取决于平台的规范性和平台的规模。如平台业务合规程度如何、风控能力怎样、交易规模大小等。而通道费用的行业标准则按平台交易金额的千分之一点五到千分之二点五来收取。另一方面,部分中小银行已降低了网贷平台的注册资本金要求,如此前要求5000万元,现在只要2000万元就可以了;有的银行对平台的国资或上市公司背景要求也降低了。

网贷之家首席研究员马骏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每家银行确实有不同的尺度。“网贷平台水还是挺深的,不是做一次风控调查就能摸清的,后续还有很多变化。”另有业内人士指出,银行存管要比托管容易,是指平台在银行开立一个虚拟账户,交易的时候向银行发出指令,银行再划转资金,银行并不需要审核平台的资金流向、项目是否真实。

此外,因为存管业务中涉及了一些专业技术问题,一些银行也采取了“技术不够,第三方帮忙”的模式,推出“银行 第三方支付”的联合存管。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指出,在2月发布的《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中强调,要由商业银行为网络借贷机构独立提供资金存管服务,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具备存管能力,之前部分平台采用的第三方支付存管模式将逐步退出。

银行与P2P平台保持微妙关系的背后,除了银行可以从中获取利润,网贷平台也有利可图。一位网贷平台CEO表示,很多平台特别积极地想与银行合作,主要是想通过银行进行背书,拉银行做一个隐形的“牌照”。此前监管层提出P2P要将资金存管到银行,回归信息中介的定位。因此,P2P平台对接银行存管主要是为了迎合行业监管,另外,对接银行存管也有利于增强平台的信用背书。

不过,去年8月下发的《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又把网贷平台的这个“如意算盘”打翻。意见稿提出,银行不为存管平台的信息和业务真实性背书,责任平台自担。业内人士分析称,那些已经完成并让自己存管系统上线的平台占得先机,本以为可以大力宣传自己的正规性,靠着有存管银行信用背书,抢到了主动权,但好景不长,“先得手的平台未必是最好的结果”。

银行声誉恐受损

此次卷入风波的浙商银行曾被国诚金融指责,浙商银行上海分行将国诚金融的500万元保证金挪用。对此,浙商银行澄清,国诚金融的说法与事实情况严重不符,属于虚假信息。国诚金融根据与该行签署的存管协议存入该行的500万元风险保证金至今仍在该公司风险保证金存管账户,且该账户目前已被法院冻结。该行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除了对“挪用500万元存管金”的澄清,暂时没有其他需要补充的回应。

加上国诚金融的此次违约,银行与P2P存管“恋情”已经出现过不止一次的反面案例,而且网贷行业当前仍处于整顿期,对于是否会有更多的银行“踩雷”,薛洪言表示,网贷行业确实正步入加速分化期,会有越来越多的网贷平台主动停业甚至违约,肯定也不乏已经上线银行存管的平台。

银行方面也难以全身而退。郭田勇表示,虽然《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突出了银行的免责条款,强调银行存管不视为对网贷交易行为提供的保证或担保,不承担借贷违约责任等,但如果合作的平台违约,银行将面临声誉上受损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在不少投资者眼中,银行存管被视为网贷平台合规的“标配”,认为只要进行了银行存管,网贷平台的资金就不会出问题。对此,马骏纠正,不应把银行资金存管过分神圣化,这与平台是否违约没有必然联系。董希淼也表示,资金存管没有也不可能对网贷的投资风险进行管控。投资风险是复杂的、多方面的,不但银行不承担投资风险,网贷平台同样也不为借贷违约承担责任。

多位受访人士建议,存管并非选择平台的惟一标准,投资者还需多方观察平台的资质情况,提高对风险的认识和警觉。

微信朋友圈 生成长微博
阅读(101)收藏(0)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500/500

个人资料

博客等级:1

博客积分:-160

总访问量:409

文章总数:-4

实盘直播

网站导航| 关于金融界| 广告服务| 产品与服务| 合作伙伴| 法律声明| 人员招聘| 征稿启事| 意见征集| 联系我们| About Us

Copyright ©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