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友ij9d7170

欢迎来到我的金融商务财经,致力于提供优质内容的财经新媒体。界博客

博文 字体:

富佳实业IPO:关联方认定存疑,供应商穿越时空

  [2021-08-06 10:47:59] 

文/周 苏

目前,中国家电行业的生产规模已位居世界首位,中国家电工业成为“中国制造”驰名世界的代表性行业。家电产业里也已成长出一大批具有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品牌和企业,清洁家电领域内知名的ODM供应商宁波富佳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富佳实业”)就是其中之一。

2021年5月27日,富佳实业预披露更新招股书申报稿,拟于沪市主板上市,保荐机构是甬兴证券,会计师事务所是天健所。富佳实业目前已拿到首发反馈意见,在过度依赖大客户、与实控人女儿公司交易谜团的背后,《商务财经》注意到,富佳实业还存在股改前后增资价格差异、关联方认定存疑、购销数据“打架”等问题。

股改前后增资价格差异

富佳实业成立于2002年8月。2018年8月29日,宁波富佳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富佳有限”,发行人前身)新增注册资本1,380.00万元,其中新股东宁波燕园首科璟琛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出资2,400.00万元认购1,104.00万元新增出资额;新股东宁波首科燕园康泰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出资600.00万元认购276.00万元新增出资额,价位均为2.17元/出资额。本次增资后,富佳有限注册资本变更为31,188.000025万元。

2018年12月,富佳有限进行股份制改革,总股本变为31,200.00万股。

2019年3月,富佳实业增发3,300.00万股股份,每股股价1.3元,新增股份全部由宁波富巨达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富巨达”)出资4,290.00万元认购。本次增资后,公司注册资本增加至34,500万元。

据招股书,富巨达系由富佳实业股东俞世国、控股股东宁波富佳控股有限公司、间接员工持股平台宁波富予达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公司30名员工共同出资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股改前后的两次增资,在公司注册资本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增资价格却在较大差异。

2019年12月,富巨达将其持有的富佳实业880.00万股股份转让给公司总经理郎一丁,将其持有的270.00万股股份转让给实际控制人之女王懿明。由于富巨达出资额尚未实缴,因此转让价格均为0元。

其中郎一丁增资880.00万股,实际出资1,144.00万元,264.00万元计入资本公积(股本溢价),增资价格1.3元/股,与每股公允价值2.17元/股差价构成股份支付,计入其他资本公积768.31万元。实际控制人女儿王懿明增资270.00万股,实际出资351.00万元,81.00万元计入资本公积(股本溢价),增资价格1.3元/股,没有进行股份支付。

关联方认定存在疑点

富佳实业的两家参股公司也值得关注。

2020年1月8日,为了在未来股权增值后出售获得投资收益,富佳实业出资250.00万元投资北京顺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顺造科技”),取得顺造科技5%的股权。

据招股书,顺造科技2019年7月19日成立,成立当年便与富佳实业展开合作。2019年和2020年,富佳实业分别对顺造科技产生销售收入690.22万元、11,660.88万元,系富佳实业2020年度第二大客户。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5月24日),富佳实业是顺造科技吸尘器产品的主要供应商。

招股书同时披露,顺造科技自2020年1月起租赁富佳实业位于余姚市兰江街道世南西路2059号一处建筑面积为530平方米的房屋用于办公及仓储,金额为4.85万元。

2020年7月,富佳实业原董事、副总经理唐成辞去在公司的职务,并入职顺造科技担任总经理。招股书披露,从2020年7月开始后的12个月内,富佳实业与顺造科技的交易按照关联交易披露。

根据上述富佳实业入股时间信息,富佳实业与顺造科技的交易或应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从2020年1月开始按照关联交易披露。

另外,招股书披露,2020年顺造科技自身经营规模扩大,并且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小米”)及其投资平台入股顺造科技,顺造科技成为米家生态链中的企业之一,开始为小米提供米家品牌产品。同时披露,公司在与米家加强供销合作的基础上,投资入股小米生态链企业顺造科技,达成与客户的股权合作,进一步绑定客户关系。

但是根据公开信息,小米是在2021年2月23日入股顺造科技,而并非招股书所说的2020年。也就是说富佳实业投资顺造科技在先,小米入股顺造科技在后,这与招股书所述也有所矛盾。

目前,小米持股顺造科技10%股份,富佳实业持股4%。

除此之外,富佳实业另一参股公司青岛塔波尔机器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塔波尔机器人”或“塔波尔”,海尔集团下属子公司)也是其2020年前五大客户之一。

2019年1月4日,富佳实业出资金额900.00万元投资塔波尔机器人,取得对应5%的股权。2018年至2020年,富佳实业对塔波尔机器人的主营业务销售收入分别为11.33万元、651.98万元、1,051.41万元。2020年塔波尔机器人为富佳实业第四大客户,营收达1,483.88万元,但招股书没有将塔波尔机器人列为关联方。

根据塔波尔2019年登陆新三板时的公开转让说明书,富佳实业当时持有塔波尔股份比例5%,系塔波尔关联方。

2019年10月,塔波尔进行股票发行以实施股权激励,发行后,富佳实业在塔波尔的持股比例降至4.9%,依然是第四大股东。

综上,不仅顺造科技应该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从2020年1月按照关联交易披露,塔波尔机器人或也应如此。

购销数据打架 供应商时空穿越

富佳实业与塔波尔之间的问题还不止于此。

根据招股书,富佳实业主营吸尘器、扫地机器人等智能清洁类小家电产品及无刷电机等重要零部件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上游主要为原料供应商和零配件供应商,主要下游客户为国际国内吸尘器品牌运营商。

根据塔波尔挂牌新三板时的公开转让说明书,2018年1-11月,富佳实业为塔波尔的第三大供应商,采购金额达3,222.30万元,十一个月的采购额远超富佳实业2018年度的第二大客户销售额,但富佳实业2018年度的前五大客户中却没有塔波尔,令人不解。

(数据:来自塔波尔公开转让说明书)

(数据:来自富佳实业招股书)

塔波尔2019年年报显示,塔波尔向富佳实业采购商品的金额为1,580.35万元,接受劳务的金额为29.58万元,即塔波尔2019年向富佳实业合计采购额为1,609.93万元,远超富佳实业2019年度的第四大客户销售额。但是富佳实业2019年前五大客户中却没有塔波尔。

(数据:来自塔波尔2019年年度报告)

(数据:来自富佳实业招股书)

上述公告中,塔波尔将与富佳实业之间的交易均按照关联交易进行了披露。

塔波尔2020年年报显示,塔波尔向富佳实业采购金额为1,072.79万元,同时显示富佳实业已不再是其关联方。

但富佳实业招股书显示,塔波尔为其2020年度的第四大客户,销售额金额为1,483.88万元,比塔波尔披露的金额多了411.09万元。

(数据:来自塔波尔2020年年度报告)

(数据:来自富佳实业招股书)

除此之外,招股书与供应商披露的数据也产生了出入。

据招股书,2017年富佳实业向上海哈克过滤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哈克科技”)采购产生的金额为1,045.22万元。但在哈克科技2017年年报不具名披露的前五大客户中,无一能与富佳实业披露的金额对应,最接近的“客户三”与之差额也有16.78万元。

2018年,富佳实业向哈克科技采购产生的金额为1,106.32万元。但哈克科技2018年年报披露,其向富佳实业产生的销售金额为1,264.57万元,比招股书多158.25万元。

更值得关注的是,有的供应商竟然玩起了“时空穿越”。

招股书披露,宁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为富佳实业报告期内电池包前五大供应商,成立于2019年3月14日,但首次合作时间却是2018年,早于成立时间。

同样,贸联电子(常州)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4日,是富佳实业报告期内电源线前五大供应商,但首次合作时间确实却是2015年。

招股书还披露,2020年8月以来,富佳实业与劳务外包服务机构江西丰硕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江西丰硕”)建立了合作关系。公开信息显示,江西丰硕成立于2020年11月,成立不到一个月就成为富佳实业劳务外包服务机构,富佳实业当年对江西丰硕的劳务外包采购额为114.84万元。

综上疑问林林总总,《商务财经》后续将保持关注。

微信朋友圈 生成长微博
阅读(58)收藏(0)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500/500

个人资料

博客等级:2

博客积分:1840

总访问量:4783

文章总数:46

实盘直播

网站导航| 关于金融界| 广告服务| 产品与服务| 合作伙伴| 法律声明| 人员招聘| 征稿启事| 意见征集| 联系我们| About Us

Copyright ©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