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渊居士黄伟

欢迎来到我的金融界博客

博文 字体:

九渊居士黄伟策论光明管理体制改革的扛鼎之作 《也说光明体制问题》

  [2015-07-31 09:34:03] 

 

 九渊居士黄伟策论光明管理体制改革的扛鼎之作

《也说光明体制问题》 

(2002年5月22日)

 

   题记:本文是作者 2002年5月22日呈送深圳市人大副主任、深圳市总工会主席张宝琴同志的一份策论报告。张主席阅后即派秘书转呈市委书记。当天下午深圳市委书记批转市委和市政府领导传阅。6月上旬市政府原副市长率调研组进驻光明。7月光明华侨农场集团划转宝安区管理(本文第二方案)。2007年5月,深圳市设立光明新区,8月光明新区政府揭牌成立。光明华侨农场集团划归光明新区政府管理(本文第一方案)。

 

深圳市总工会张宝琴主席:

    您好!

    几次想向您汇报光明农场问题而未成。如今光明农场问题复杂严重,

各种矛盾迅速激化,社会治安和投资环境空前恶劣,企业运作困难,人心不安,形势严峻。

    目睹光明农场之现状,令人忧心如焚,农场经济本已脆弱,经不得几下折腾,市委、市政府如不尽快对症下药,采取正确、得力的措施,光明农场有可能陷入空前的社会混乱和经济崩毁。

    作为共产党员、工会主席,我必须站在党的立场,站在职工和人民群众的立场,

    从光明地区的安定和经济发展大局出发,对光明农场的问题表明自己的态度和意见。为此写下《也说光明农场体制问题》一文。打印三份呈送您和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敬请将另两份转呈书记和于幼军市长。

 

   希望拙文对市领导处理光明农场问题有所帮助。

 

 

市委、市政府领导:

   光明农场从19995月正式政企分开至今,已三周年。当初人们期盼的政府与企业两个轮子一齐转和光明经济高速发展的新局面至今仍未到来。目前,

    光明农场陷入众多说不清,扯不完,理不顺的矛盾之中,人心不安,治安和投资环境空前恶化,情况复杂,问题严重,形势严峻。

   光明农场怎么啦?什么地方出了毛病?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光明农场怎么办?

    我认为:光明农场问题的根本原因出在光明农场的管理体制上。解决光明农场问题的最根本办法是放弃现行管理体制,建立符合市场经济的新型管理体制。

 

   一、 传统国营农场体制是高度集中的军事化体制

   我国农场体制可追溯到三国时期曹操实行的屯田制,让士兵平时开荒种田,自食其力,战时保家卫国。我国解放后,从开发和保卫边疆、巩固国防的战略出发,在共和国的边疆建设了许多国营农场。这些农场的内部实行政企合一建制,农忙种田,农闲训练,战时配合正规部队保卫国防。农场的外部则实行条块结合,以条为主的管理体制。国营农场内部管理实行政企合一和外部管理实行条块结合,以条为主的体制,是符合当时戌边战略需要的。这种高度集中的体制,对于贯彻执行上级(条条)的指示、命令,随时调动和集结力量,配合正规军打击来犯之敌,完成国家赋予的戌边任务,是十分有效的。

 

    二、国营农场体制改革的根本任务

 

    国营农场体制改革的根本任务是彻底放弃军事化管理体制,建立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新体制。

    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军事技术的进步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国营农场在军事方面的意义已经逐渐淡出。但是农场内部的政企合一体制和外部的条块结合,以条为主的管理体制却一直沿袭至今,没有改革。这是全国国营农场经济发展落后于当地周边乡镇,许多国营农场陷入困境的根本原因。

    从管理学角度研究国营农场的改革,我认为,只要认真走好三步棋(实为二步),国营农场体制改革的目标也就基本完成了。

    第一步是改革农场政企合一的小王国建制,实行彻底的政企分开,还政于政府,让

    农场融入大社会,走纯企业化的道路。

    第二步是改革农场条块结合,以条为主的外部管理体制,为国营农场的改革和发展彻底松绑,解决好公公婆婆问题。第二步与第一步本是同为一步的两个方面,一里一外,同样重要,为了叙述方便分为两步,操作时必须同步进行。

    国营农场改制之所以要彻底放弃条块结合的外部管理体制,是因为这种管理体制给企业设置管理层次多,公公婆婆多,管理链条长,效率低下,出现问题互相扯皮,互相推诿,难协调,难解决。条块结合最终演变成条块分割,条块制肘,条块冲突,不利于团结,不利于解放生产力,不适于市场经济,对发展经济有百害而无一利。

    第三步是深化农场内部改革,根据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结合农场自身实际,进行企业化、市场化改造,实现产权主体多元化,建立法人治理结构,使企业成为市场主体,参与市场竞争。

    走好上述三步,国营农场的改制任务基本完成。新的农场企业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营农场,而是全新意义的参与市场竞争的市场经济主体。

 

   三、光明农场问题怎么办?

   目前,光明农场里里外外问题一大堆。如霸地问题、就业问题、特困问题、原住居民问题、侨民问题、社会治安问题,群众上访、闹事问题,政企分开遗留问题,历史沉积遗留问题,管理体制问题,政府职能到位问题,两个轮子能否同步一起转的问题,国企改制问题,经济发展问题,等等,千丝万缕交积在一起,难解难分。怎么办?从何处入手解决?

    从上面叙述,我们已经十分明白,必须从解决光明农场外部的管理体制入手,废除条块结合的军事化管理体制,建立适应市场经济的新型管理体制,为农场的改革和发展提供良好的软硬环境。只有这样,才抓住根本、抓住关键,纲举目张。其它问题,将随着管理体制问题的解决和经济的发展迎刃而解。

    三年半前,市体改办在光明农场会议室第一次召开征询关于政企分开问题的意见时,我曾力陈已见:如果光明农场继续作为市直属企业,则应在光明地区设立类似盐田区的小区政府;如果市政府不在光明地区设立小区政府,则应将光明农场划归宝安区,成为宝安区属企业;千万不要搞成企业归市管,街道办归宝安区管的局面。我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彻底改掉条块结合的农场外部管理体制,为光明农场的改革和发展提供宽松的外部环境。可惜我的这个建议没有被采纳。

    三年半之后的今天,我以一名共产党员、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人文科学研究员、光明华侨农场(集团)公司工会主席的身份,建议市委市政府彻底放弃条块结合的光明农场外部管理体制,从光明地区实际出发,按照邓小平同志提出的三个有利于,江总书记提出的三个代表思想,建立符合市场经济的新型管理体制。

    为此,提出以下两个方案,供研究参考:

    鉴于光明地区是老国营农场,改革和发展任务重,问题矛盾多而复杂,安置归难侨多和属于深圳经济后发区等特殊性,为了让光明地区尽快步入经济发展快车道,以免成为拖深圳率先步入现代化城市后腿的落后地区,建议:

    第一方案:

   (一)将光明街道办升格为区级政府,并恢复公安分局建制;

   (二)取消光明农场与市商贸投资控股公司的资产关系,由市国资委直接授权光明华侨农场(集团)公司经营光明国有资产;

   (三)农场(集团)公司对下属二级公司加快进行产权主体多元化和建立法人治理结构的改制工作;

   (四)农场拿出2平方公里土地交政府招商拍卖转让以建立光明地区扶贫基金,扶持光明地区农场体制外的困难群体发展集体经济,解决就业和救助特困居民等问题。

    第二方案:

   (一)政府建制不变,仍由宝安区派出光明街道办事处管理光明地区民事政事;

   (二)光明华侨农场(集团)公司国有资本的出资人由市商贸投资控股公司改为宝安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或由宝安区国资委授权光明华侨农场(集团)公司经营光明国有资产。

    其余(三)、(四)两点与第一方案同。

    上述两个方案均放弃了国营农场长期以来的军事化管理体制,减少管理层次,减少公公婆婆,符合邓小平同志提出的三个有利于和江主席三个代表思想以及光明地区实际,缩短管理链条,提高工作效益,降低管理成本,减少扯皮、斗气,为企业自主经营参与市场竞争,营造比较良好的外部管理体制。

    有的同志认为,企业上级不是条条,不能说光明农场的管理体制是条块结合。例如中央在深圳的直属企业,能说是条块管理吗?

    这个说法似乎有理,其实不当。光明农场政企分开后的三年实践已经证明:作为企业的光明农场的外部管理体制是不折不扣的条块结合,以条为主的管理体制,而作为社区的光明地区则变成条块共管的局面,明摆着的事实就是如此。

    有的同志认为,待光明农场改制之后,企业没有上级主管,不存在市属或区属问题,也就不存在条条块块问题。

    这个说法在理论上是成立的。但有两个问题:一是光明农场如今仍是国企未改制,只要一天未改,就存在条块问题;二是理论与实践的差距问题,世界上不少问题,在理论上是说得通的,但在实践上未必行得通,或目前行不通,或在某些特殊地区在一定时期内很难行得通。

    我们不能忽视与光明农场现行外部管理体制相关联的两个最致命的问题,

     这两个问题是:

    (一)目前光明地区是一个大企业和一个小街道办的政企管治结构,而它们各自的上级又是没有任何隶属关系,平起平坐的宝安区政府和市国资经营公司,但管理的却是同一块土地资源和社区人群。如此政企结构若能齐心合力不扯皮那可真是怪事。

   (二)三年的条块矛盾冲突已伤感情,难以弥合,如继续维持现行管理体制不变,光明农场不垮才是怪事。

    四、要慎重对待的几个问题

   无论管理体制怎样变化,下面几个问题不可乱变:

  (一)国有土地性质不能变,变则大乱。

  (二)光明华侨农场集团公司国企体制要改,但不可乱改,乱改易垮,垮则大乱。

  (三)光明华侨农场确定的一个发展目标三个角色定位四种实现途径三大园区建设两个市场和两个基地建设和强企富民措施,符合中国和世界现代农业发展方向,符合光明实际,是可行的,应当努力实施,不要随便改变。

  (四)处理光明地区问题,不可忽视光明农场40多年形成的国营农场和华侨农场文化。它既不同于深圳市内的城市文化,也不同于周边乡镇的农村文化。它有许多好的东西,也有许多落后的东西。农场小王国文化必须融入大社会,打开大门接纳市场经济新文化。但新文化进入光明农场,一要大张旗豉宣传,二要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

  谨供参考,不当之处,敬请批评

 

                                     光明华侨农场集团工会主席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黄伟

                                               2002522

 

 

1999年,广东省和深圳市侨办领导陪同中侨办副主任、著名女士唐闻生同志视察光

明华侨农场改革工作。九渊代表农场向中央及省市侨办领导作了工作汇报。得到唐主任充分肯定。唐闻生主任欣慰地对省市侨办领导们说:“有这样的同志担任我们华侨农场领导,我们可以放心了,光明农场的改革乱不到那里去”。汇报后,唐主任高兴地与作者合影留念。

唐闻生简介:唐闻生(女)汉族,1943年3月生于美国纽约,广东恩平人,中国首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唐明照之女。1971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5年4月参加工作,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英语专业毕业,大学学历,译审。早年侨居美国。

自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一直到周恩来、毛泽东辞世以前,唐闻生和外交部的另一位风云人物王海容作为优秀的翻译,几乎参加了这两位伟人与来访各国政要、知名人士的所有会见,在外交界乃至中国政坛崭露头角。她的倩影总是在毛泽东和周恩来的身边出现,可以说见证了70年代中国外交史上的重要时刻。被称为领袖身边的才女翻译

1994年12月当选为部侨联副主席。1998年6月至1999年7月任铁道部国际合作司司长。1999年7月起任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专职副主席、党组成员。政协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是中共第十届、十一届中央候补委员

 

微信朋友圈 生成长微博
阅读(83)收藏(0)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500/500

个人资料

博客等级:1

博客积分:480

总访问量:1423

文章总数:12

实盘直播

网站导航| 关于金融界| 广告服务| 产品与服务| 合作伙伴| 法律声明| 人员招聘| 征稿启事| 意见征集| 联系我们| About Us

Copyright ©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